邹石之

邹石之,白石门人,思齐草堂主人,齐白石嫡孙女齐秉慧先生入室弟子,北京画院莫晓松导师工作室研修生。中国传统文化守望者,中国蝉文化践行者
个人简介

邹石之,白石门人,思齐草堂主人,齐白石嫡孙女齐秉慧先生入室弟子,北京画院莫晓松导师工作室研修生。中国传统文化守望者,中国蝉文化践行者,中国书画艺术传道者。现为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书画家联谊会书画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子曰美术馆艺术委员,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术研究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全国规范字书写(高级)注册教师,全国少儿美术技能测评高级培训师,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

崇尚“快乐学习、幸福生活、返璞归真、亲近自然”。其艺术主张“内蕴外滋法本真,贵士脱匠归心源”;并倡导“德为先、艺为本,德艺双修”。


法度精湛写丰神  气韵生动妙意趣——记著名书画家邹石之


中国画法在千年的传承中形成了极为精湛的法度体系,所以丹青要画出东方审美的正宗味儿,必需深师传统,从专业层面上把中国画法琢磨透彻,才可以像当代著名画家邹石之先生这样,实现丹青传承文化的艺术担当。

他作丹青能工善写,笔墨技法具有很高的专业段位,绝不是画为爱好的业余水准。木秀于林的专业才华,让他济身于当代画坛的专家队伍,成为笔墨技法可制画谱的大手笔。曾经有弟子问齐白石,修炼画法能不能直接写意,不修工笔?齐白石当即否定,认为工笔是中国画法的根基,型且不能成,其他都是枉然。

邹石之先生磨砺画技,工笔精致,把绘画依线造型的功底扎得特别牢固,所以观赏他的工笔虫草,用笔制线毫无滞碍,线线贴物象之形,笔笔传物象之神,超写实的工笔水准,恰如齐白石细画虫草!画一只小蝉,翼似空无,却实则有质,极近生态唯妙唯肖。齐白石画一只小蝉,因为工笔技法无人能敌,所以当下在市场上是以只论价,一只小蝉价贵于黄金,这就是对其工笔传神的回馈。当下,细细观赏邹石之先生的工笔虫草,也是大家水准,基于对生态原物的长时间观察写生,既掌握着虫草静态里的像,也掌握虫草动态时的逸,一只小蝉鸣翠柳,走近心恐惊其飞!

齐白石的超能画法有传承,邹石之先生主动师先贤,所以工笔超能,也可以浓墨重彩醉写意。他用青绿胭脂画寿桃,无论章法还是笔法,或是彩韵题跋都是师白石的精妙如真,得真谛修真功,写意花鸟略其体貌,夺其精神,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也是法不欺人,亦不欺世的表现力。

当然,他的绘画作品在注意师法先贤的同时,并不能旧有画法为唯一,而是师而不拘我自有新的洒脱。不做前人画奴,丹青自抒我情。他的笔墨彩铺陈着当代文人注重个性体验的新意象,在画面构成上更显简洁简练,工笔与写意同施于画面,简则致简真则最真的强烈对比,让视觉审美更具冲击力,意趣多多。恰好切中了当代审美的主流意识,所以有笔墨当随时代的新气象。能依前贤之功,把丹青向别有妙处的方向再施智慧推动,让邹石之的画剔尽了匠气,满盈着神风!

法度精湛写丰神,气韵生动妙意趣。书画同源,功在同修。他在修养丹青才华的同时,还卓力书法磨砺,用现代手法去琢磨篆书的新写法,法出于秦篆铁骨,却改变了金石瘦劲的旧形象,介入了雄笔丰墨的新铺张,让篆书的金石味不减,再带进汉隶的雄浑气度,笔墨有韵大成。与古为新,他的书法同样的师于古而成于新的大造诣。书画两能,功谓大家!

著名书画评论家 史峰  2019年12月13日



高枝鸣萧 惟妙惟肖——记著名画家邹石之


齐白石作工虫花草是谓上法,后来者若得此门精湛,必需深研潭思,如若得之要妙,就可以像邹石之先生这样取法为上,得法亦为上乘!齐派艺术有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画论要义,也有夺其精神掠其体貌的传神实践。作为白石门人,邹先生之所以画草虫有闻名之功,与法由师授关系密切,与画性超人关系密切!

齐派画法渐生流派,一脉传承当以嫡传为本。邹石之是齐白石嫡孙女齐秉慧先生入室弟子,所以法传于本,技成于原,是原原本本的齐派传承能家,作工虫花草必是法不欺人,功不欺世。齐白石画小虫,因为形神具足,无人能敌,所以在书画艺术品市场每只必以黄金论价。邹石之画的小蝉有形态之真,亦有神态之妙,形神兼得,把齐派画蝉的理论与实践都参悟的相当透彻!所以画一只小蝉,也是作水墨艺术的大乾坤,有金质之贵!

他作草虫,善作雅趣,可写生动。莫道小虫是俗陋,画入丹青是雅君。画草虫若得雅趣,只凭画法不济,需有修养为功!他功出齐门,也有自己的画论体验,主张内蕴外滋法本真,贵士脱匠归心源。有所学,有所悟,所以画非画匠,极有妙中增妙,新中更新的追求。这样的追求,正合齐门艺术修养真谛。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先贤之论,常泊心间。邹先生修学齐门,并不是生搬师门画法,而是觉悟师门画道的境界!画法是袭来的东西,画道是觉悟的内容。齐白石之所以脱颖而出成大师,当然不仅仅是凭借画法的精湛,还有道法自然的加持!

邹先生修养艺术创作丹青,也是觉悟画道的贤才。所以他对师法自然的认识很深刻,作草虫必画见过之物,不作未见之物。见之入目,捉物置眼前,写生臻于心,草虫在心里有活灵活现的精气神,落于纸上就是遂心应手的创作佳品!这才是齐门真传之道,不唯粉本为上,唯以自然为师,画蝉高枝鸣萧,惟妙惟肖,画蜻蜓、蝈蝈、螳螂、蟋蟀皆可以刻画入微,兼工带写,生动逼真。他的草虫并不是齐石白画作之下的复制,而是自有面目的创作新奇!这正是齐门艺术传承与弘扬的功德见证!

邹石之先生的书画才华非常宽博,诗书画印皆有修为,大家风范,一目了然。他作画以智而荣身,以德而益世,德艺双馨,世得荣誉。其作品无论是在欣赏层面还是在收藏层面,都倍受关注。又因为有周全备致的文化修养,而拥有能者为师的资粮,立杏坛传弟子,崇尚快乐学习、幸福生活、返璞归真、亲近自然。高师育贤才,丹青之渊妙,代不绝人!

著名艺术评论家――杨振明 2020年8月






清微淡远 竹蝉唯妙


——记著名画家邹石之


纵观当下画坛,绘于梅兰竹菊者可谓甚多,但多数人的丹青艺术作品却又都是大体相似,千篇一律,难辨新意!今著名画家邹石之先生的墨竹丹青却是与之不同,作为白石门派的传承画家,先生的文人素养和笔墨技法皆是有着极高的个人造诣。也正是得益于此,邹石之先生的众幅墨竹丹青作品才能呈现出那良好的艺术品质和内涵!竹上画墨蝉,出于齐门,独立面目,既有虚寓清许的雅,也有蝉写居高声自远的妙。在画中他以竹与蝉为精神的载体,通幅有君子之高雅,而又不失于素逸之妙境,是谓至情至意,形神相臻也!


邹石之的创作范围非凡广泛,有花鸟虫草的博涉多优,又以画竹作蝉大著其名。白石虾、可染牛、苦禅鹰、石之蝉并列称闻,可见他的画已入名公之列!他所画蝉,了了数笔,精湛细腻,如复白石蝉画惟妙。又有与竹相合的独有建树,所以深遵齐门之教,学我者生,似我者死!传承与创新双重动能,让他画出了与众不同的邹蝉一题,也有称赞溢乎箱箧的美名!在创作技法上,邹石之先生深究笔墨之道,得到齐门真传,被齐派大师认可,授以白石门人称谓,又赐艺名邹石之,也是得入室之功的证明!

他作水墨不似俗笔那般刻意而为,而是潜心体察墨竹灵蝉之物象,并与心境相互成依,真写生,神写意,只为画中能够呈现出完美的形神兼备!所以,欣赏邹石之先生的众幅竹蝉画作,我们不仅能感受到他那高深的笔墨特征,更是能充分的体悟到他在画中所蕴藏的君子气节,也有写生灵蝉可以惟妙惟肖的趣味横生!凡之所作,都展现出了非凡的审美天赋,与传统的墨竹意味不同,邹石之先生的竹画是以红色墨法为主调,画中竹形无死板刻意之势,更无做作粉饰之痕,每一个朱砂枝叶,都是包含了丰富的形态意识,骨节遒劲有力却不失于法度,竹叶粼粼叠层却不彰显凌乱,着色着笔,尽显立体之自然!一只蝉褪映虚竹,不畏秋风早,只争夏当时。高典幽然,品质不凡!


在众幅作品的视觉布局和画面结构上,邹石之先生也是展现出了与众不同的艺术风格!首先是在选材上,先生是选用了传统的扇形材料来作为创作画面,在这扇形方寸间,邹石之先生不但为其赋予了无限的文化生机,更是暗涵了他本人对朱砂墨竹的高度体悟和情怀!画中竹子,枝干相依,枝叶相辅,观得可谓一片纷纷飒飒之情。不仅如此,邹石之先生还经常巧用扇子的环形结构,来以此彰显出不同枝叶的态势感和运动感,臂如在弧形扇面中,邹石之先生就善于将竹子展现出一种柔韧轻盈的视觉态势,好似微风拂来,轻盈万分!一扇清风,摇有蝉掠,静中生动,玄机要妙!摇曳生奇,文雅至极!


清微淡远 竹蝉唯妙。可以说,在当今画界,邹石之先生的丹青竹蝉佳作,绝对是达到了上乘之境!而与之相媲美者,更是寥若星辰!先生所画之竹之蝉,是既保留了传统的文人画意味和格调,同时也是展现出了一种属于新时代的审美品味和个人形式!真乃扇面之间,可观心胸,方寸之内,可察大雅也!


著名书画艺术评论家 史峰 2021年9月12日 于览艺斋


作品介绍

邹石之(图1)

邹石之(图2)

邹石之(图3)

邹石之(图4)

邹石之(图5)

邹石之(图6)

邹石之(图7)

邹石之(图8)

邹石之(图9)

邹石之(图10)

邹石之(图11)

邹石之(图12)

邹石之(图13)

邹石之(图14)

邹石之(图15)

邹石之(图16)

邹石之(图17)

邹石之(图18)

邹石之(图19)

邹石之(图20)

邹石之(图21)

邹石之(图22)

邹石之(图23)

邹石之(图24)

邹石之(图25)

邹石之(图26)

邹石之(图27)


词条标签:邹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