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加入
百科介绍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时间:2020-09-17 15:56    点击:

卢中南是当代书法名家,尤其是他的楷书,在欧体的基础上增加了厚重感,深受大家喜爱。其实,卢中南先生也擅长大字,曾为很多地方题写匾额。匾额是我国优秀的文化传统,应该如何题写匾额?题写匾额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卢中南先生的这篇文章,可以作为参考。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写大字

匾额题字,非大字不能壮其势

文:卢中南

匾额书法,说俗点叫“题匾”。“额”,一个义项指的是店铺或厅堂正面或顶部挂的有字的板。有种说法是横为匾,竖为额。匾额书法是挂在高处让人看的字,为要醒目,非大字莫属。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题字

匾额被称为“古建筑的灵魂”“建筑的眼睛”。历史上曾出现“无处不匾”“无门不匾”的盛况。匾额书法是大字书法最为常见的表现形式,其内涵丰富,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和艺术特色,展示了各个时代的文化、风尚、政治、地理、历史、文字和书法艺术的变迁,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笔财富。

匾额依附建筑和文字而产生和发展,有一种说法认为:用以表达经义、感情之类的属于匾,而表达建筑物名称和性质之类的则属于额。这种题名的功用,在制式、内容、书体、色彩上各呈其美,集思想、文学、书法、装潢等功用为一体,字虽不多却令人瞩目,既有可识性,强调标示性,大而明显,又言简意赅,志趣高远,使人目击而道存。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题字

匾额的用途很广,几乎涵盖了社会生活中各种公开场合、各个层面和场所——殿堂、庙宇、园林、广场、学校、博物馆、关隘、庭院等,特别是一些建筑物的匾额、标牌书写的正书,端庄、醒目、遒劲、易识,众目睽睽之下一览无余,既有庄重性,强调公众性,又成为文化品位、审美取向、风气时尚的一种表征。

匾额书法体量大,不限字体,篆、隶、楷、行、草皆可书之。书者以精力法度结构之,于得心应手之妙,貌无遮掩,功力自见,其独有的形式魅力融于周边环境营造气氛,“匾额题字,非大字不能善其事,非大字不能壮其势”。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题字

匾额书法不是小字放大版。把一种字体写小、写大所呈现出来的实际效果、风格、个性、气质都不一样。现在利用计算机或复印机把小字放大轻而易举,数字制作工艺可以使书家墨迹任意放大而保持原貌基本不变,但是放大后的效果与原大书写的效果相比,差别还是显而易见,尤其是放大十几倍后的形遗神,筋骨存而风采失,此举可能是放大了缺点而不是放大了优点。

匾额大字楷书运笔讲究重、缓、稳,不可轻、快、滑,也不建议做作地颤抖顿挫。起笔、行笔、收笔力度要送到位,就像扫地一样,按住扫帚缓送而不能轻飘甩扬,也不能像用湿墩布拖地那样,仅靠笔毫在纸上拖滑。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题字

匾额大字楷书的创作,谋篇布局很重要。首先,突出节奏感和强调协调感。尽可能在楷书固有的整齐匀称中凸显大小、长短、宽窄、参差、错落、疏密等特点,写成一样大小而毫无变化就死定了。

其次,楷书难点在于结构紧密,虚实结合。结构一定不能松散,应该以密为主。收紧结构关键在“黑多白少”,即笔画是实,是黑,要粗壮;虚是空隙,是白,留白要少。同时也要防止过于紧密而墨气太重,笔画之间几乎没有空隙,发生粘连,都是黑没有白,就“糊了”,成了一团“墨疙瘩”。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题字

三是方中见圆,圆中见方。有圆必有方,有方必有圆。一个字里不可能都用方笔或都用圆笔。一味单纯地追求方笔或圆笔,笔画或偏枯薄弱,或圭角怒张,或糊涂臃肿。取势要就方宜圆。

匾额书法在章法上要注意相互照应及气势的连贯。竖式书写,字形适宜趋于方正稍扁,以示稳重,便于取势,把握住中轴线不要左右偏离,有一种顺势而下、流动自如之感。横式书写,字形可以稍长,以显挺拔,注意字形的长短搭配、相同笔画的揖让变换,避免雷同。  

卢中南楷书题匾,即敦厚大气,又庄严易识
 
 
 
 

卢中南题字

以上谈及的都是我平时书写大字楷书时的点滴体会,陋于孔见,多有不妥,还乞方家指正。

稿件:《书法报》